顺服的道理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13:1)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5:5) 圣经预言在末世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相信顺服的道理必定是其中之一。在现今的社会中越来越多人不愿意顺服权柄。我们现正身处一个流行后现代主义及民主思想的社会里。后现代主义,简单来说,就是否定有绝对权威及真理。各人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及想法,没有绝对标准的。民主,顾名思义,就是人民自己作主。总统、首相、议员,统统都是人民选出来的。他们的当权及下台是我们来决定。这两种思维加起来,就演变成现在这个社会的趋势及状况——越来越多人藐视权威,特别是对在上有权柄的不服,甚至存对抗的态度。 … Continue reading

现今教会的危险

“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帖后2:3) 圣经预言在末世的日子,会有离道反教的事。离道反教(apostasy, falling away)原文的意思,就是偏离真理。它与不信有点分别。不信,是从来没有信,从来没有接受真理;但离道反教(或译背道)是指有些人一开始是表示相信及愿意跟从,但后来因着种种原因,就离开了纯正的信仰。这些人是否得救,就要看他们离弃真道的程度。若离弃到一个地步,连独一的神、三位一体、唯独因信称义、悔改离罪、认耶稣为主也不接受,这些人是不能得救的。不是他们失落了救恩,而是他们从来不是真信徒,从来没有得救,只是后来一些试炼把他们的本相表明出来。我们不肯定这类的假信徒有多少,但我们可以肯定,这个不法的隐意及离道反教的精神越来越严重。弟兄姊妹,我们不要自欺,教会在末世会离道反教,不是时代论者幻想出来的东西,是圣经明明说的。不是“或许”有,不是“可能”有,而是“必有”。 … Continue reading

审判从神的家起首﹝下﹞

无可否认,现在教会最受影响就是新神学派及新正统派的侵袭。新神学派 (Modernism / Liberalism) 及新正统派 (Neo-orthodoxy) 虽然是有个“新”字,其实它们也不新了。新神学是在十九世纪中由欧洲 (特别是德国) 开始。他们发明“高等批判学”(Higher Criticism),目的是用人的角度去批判圣经的真确性。批判结果就是圣经中所有超自然的神蹟都不信,基督的神性、肉身复活及再来也不接受,只接受基督道德的教训及榜样。他们对属灵及天上将来的事没有兴趣,只想人的力量去改革目前的社会,而圣经就是他们所利用的工具。当这股歪风吹向美国,保守的美国基督徒就联合起来,合力对抗,并写成一套经典巨著“基要派信仰”(The Fundamentals),免费派发给全美国的教会。没有防御及抵挡的欧洲国家,特别是德国,现在他们的大教堂都是十室九空的,平日只供游人参观,可见新神学的祸害是如何的深!新神学的道理在二十世纪初也曾传到中国,但感谢神,兴起了王明道等衞道辩士,竭力在文字及讲道中抵挡,叫爱主的人得以提防。然而,跟据一些属灵长辈所说,四五十年代大部分神学院都是新神学派的,可见新神学派的毒素影响中国教会也很深广。因此,神就用逼迫来炼净教会。

审判从神的家起首﹝上﹞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 有一次爱德华滋 (Jonathan Edwards) 在一位传道人的安息聚会中讲道。他引用犹太列王的历史指出:当神将一位好王收去,而又没有赐下另一位好王接续,这就是神对以色列人审判的时候。笔者很同意爱德华滋的看法。我们知道神有绝对主权,一切都是祂的安排。以色列人虽然悖逆,但怜悯的神还赐下好王如约沙法、希西家、约西亚等去治理他们,并用神的话去提醒他们悔改归向耶和华。当他们肯悔改回转,以色列国的政治及属灵情况往往就会有好转。旧约圣经也记载过这样的事。然而,当那些好王离世后,他们继位的儿子都不一定行他们父亲所行的道。当他们偏离神的道,不听神的吩咐,国家开始动荡及衰弱,这意味着神对以色列人的审判已经开始。 … Continue reading

“分别绵羊山羊比喻”的再思﹝二﹞

上一期笔者分享《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分别绵羊和山羊比喻的再思”,笔者发现一个叫自己“又惊又喜”的“新思想”。“惊”是因为这是我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的新发现,但我怕自己想错了,变成“异端”,所以恳请主内各界学者不吝赐教,给我指正;“喜”是因为这个发现使我感到神的慈爱和恩典极大,惠及历史上极多死了而未得救的人。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