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牧語(2022年6月)

簡介:
「聖言」是神的道,「牧語」是作傳道的事奉心聲。在這專欄中,筆者廖烈康先生會與弟兄姊妹思想主的道,並從中明白我們在這末期將近的日子該怎樣事奉主。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

19於是,以利亞離開那裡走了,遇見沙法的兒子以利沙耕地;在他前頭有十二對牛,自己趕著第十二對。以利亞到他那裡去,將自己的外衣搭在他身上。20以利沙就離開牛,跑到以利亞那裡,說:『求你容我先與父母親嘴,然後我便跟隨你。』以利亞對他說:『你回去吧,我向你做了甚麼呢?』21以利沙就離開他回去,宰了一對牛,用套牛的器具煮肉給民吃,隨後就起身跟隨以利亞,服事他。」(王上19:19-21)

以利沙是獻身者的楷模。他年輕時奉獻自己,撇下所有跟隨以利亞;獻身後踏實用功,謙卑服事,直至以利亞被接升天以後,他才在以色列眾人面前顯出來。

他的事奉使人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在神國極其軟弱時多次顯明了神的同在及拯救,甚至建立了好些先知門徒,為屬靈景況敗壞的以色列國造就了為神國爭戰的戰士!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明知神國艱難而獻上自己?

以利沙蒙召,是由以利亞把外衣搭在身上開始。當時以利亞剛經過了靈性的幽谷,從何烈山回來。他的外衣是一個暗示,以利沙也立時明白神藉著以利亞呼召了他。在這位真誠獻身事主的以利沙身上,我們清楚地看見他堅強的事奉心志。

以利沙知道不久之前在以利亞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他知道以利亞怎樣在迦密山上戰勝850個巴力及亞舍拉先知,以色列民又怎樣當場俯伏在地敬拜耶和華(王上18:39);然而他也知道不久之後,耶洗別怎樣起誓要取以利亞的性命(王上19:2),並且不久以前俯伏敬拜耶和華的以色列民,又怎樣忽然轉過來尋索以利亞的命(王上19:10,14)。以色列人的回轉是何等的短暫!以至先知以利亞看見這光景,也不得不起來逃命至何烈山(王上19:3)。

以利亞是何等有能力的先知,他也面對如此艱難,獻身事主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然而當以利亞把外衣搭在以利沙身上時,以利沙沒有被這些難處嚇阻,沒有因這些艱難退縮,反倒為神國需要獻上自己。

今日有誰能像以利沙呢?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素來心裡有為神國獻身的負擔?

再者,以利沙並非因為以利亞的呼召才有獻身事主的想法。以利亞把外衣往以利沙身上一搭,甚麼也沒有說,以利沙便立時明白並獻上自己。可見雖然以利沙本來只過著「趕牛」的屬世生活,心中對神國的事早有負擔。因此以利亞外衣的一搭,以利沙便按著心中素來的負擔將自己獻上。

要知道,神不呼召素來不把神國的事放在心上的人。人若素來並不羨慕主的善工,神絕不強迫他為主作工。然而,今日有多少人能在每天流水帳一般的屬世生活中,持守獻身事主的心志,以致當神的話臨到,便立時為神國擺上自己呢?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當呼召臨到能毅然撇下一切?

當神的呼召藉著以利亞臨到,以利沙立即回家告別父母,起來跟隨以利亞。

雖然聖經說以利沙要求先回家「與父母親嘴」(王上19:20,即向父母道別),但以利沙沒有絲毫猶豫或不捨的意思。他的心已經預備好要離開父母出來事奉神。故當他告別了父母,隨後「就起身跟隨以利亞」(王上19:21)。

再者,以利沙也告別了以往富裕的生活。我們看見以利沙本來「有十二對牛」(王上19:19),在當時世代來說是個富足人。然而神的呼召臨到他,他便毅然離開父母,也撇下一切財寶,跟隨以利亞過著簡樸的生活。甚至後來他成為以色列國的先知,他仍然與其他先知門徒過得甚為清貧。因為在他心目中,父母、錢財、安舒的生活、社會上的地位,皆及不上神的國重要。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人為神的國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弟兄、父母、兒女,沒有在今世不得百倍,在來世不得永生的。」(路18:29)以利沙明顯擁有這樣崇高的心志。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當回應呼召時能勇敢在人前為主作見證?

以利沙聽見呼召,便「宰了一對牛,用套牛的器具煮肉給民吃,隨後就起身跟隨以利亞」(王上19:21)。「套牛的器具」給燒毀了,說明他決心不再走回頭路,重回昔日「趕牛」的生活;「宰了一對牛、煮肉給民吃」,乃是一個公開的見證,讓眾人知道他從今以後不再為自己活,乃為耶和華而活了!這也讓眾人知道,他的人生以跟隨耶和華、事奉耶和華為最大的快樂和榮耀了!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獻身後甘心樂意作最卑微的服事者?

以利沙為了事奉主離開了父母、撇棄了富裕及安舒的生活,全然擺上自己。若有人獻身至如此徹底的地步,他會想:「從今以後,主要用我了吧!」然而以利沙獻身以後,聖經卻以三個最卑微的字來描述他的生活:「服事他(以利亞)」。故此到猶大王約沙法的時候,以利沙最廣為人知的只不過是「從前服事以利亞的(原文作:倒水在以利亞手上的)」(王下3:11)。

有人以為獻身事主便可成為神所重用的偉大僕人,海外宣教、四出講道、受眾人歡迎、建立大教會、作大牧師、大傳道人。人要求「大」,越撇下得多,便越希望見到更「大」的成果,這是世俗的思維。相反神卻喜悅以利沙的獻上。他沒有為自己求甚麼,只為神國的緣故撇下一切,獻上自己的一生,甘心成為卑微地服事以利亞的人。這樣的日子可能達20年之久1,惟有這樣的人能在神的手中成為大器。
謙卑的人最能夠接受神的模造。能夠處卑微的人,才能為主所用,因為神家中的貴重器皿,往往都是在低微中磨練出來。你是否願意為主所用呢?是否有心志為神國的需要獻身事主呢?你又有沒有以利沙這顆謙卑的心呢?

試問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

註釋 1: 亞哈作以色列王共22年(王上16:29),而按聖經所載以利沙成為先知後的第一個可計算的日子為亞哈的兒子約蘭作王的第12年(王下3:1)。假設以利沙於亞哈作王中期蒙召,又假設以利沙成為先知不久便發生王下3章三王聯軍攻打摩押王的事,即亞哈年間以利沙作先知門徒約11年;加上亞哈以後有他的兒子亞哈謝作王2年,以及王下3章另一兒子約蘭作王12年。因此可估計以利沙作以利亞的門徒可能達25年(11 + 2 + 12 = 25年)。

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在受訓過程中看見最需要看見的事?

以利沙服事以利亞的日子並沒有枉過。他在以利亞身邊卑微的服事,造就他極其謙卑忍耐的生命。他為神的國獻上自己的心志,亦在這過程中得著淬鍊,達至爐火純青的地步。

最寶貴的是,他在以利亞升天以先,看見獻身事主的人最需要看見的事。他向以利亞請求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王下2:9)一方面,他看見自己的有限和不足,看明自己根本沒有足夠能力承擔神國的需要;另一方面,他又看見神的國原不是需要以利亞或以利沙;神國真正需要的乃是「神的靈」。這是經磨練的以利沙極有深度的屬靈看見。

在末期將近的日子,聖經說:「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後4:3-4)沒有人有能力扭轉末世離道反教的大潮。

然而越艱難的環境,神國中便越需要有「神的靈」深邃的工夫;但主能找得著如以利沙一樣的屬靈人嗎?直到今日,主仍然呼喚說:「今日有誰像以利沙,當主的呼召臨到時能毅然起來、勇敢獻上,為主的喜悅把自己全獻在壇上?」

試問,今日有誰像以利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