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服的道理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羅13:1)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太5:5) 聖經預言在末世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相信順服的道理必定是其中之一。在現今的社會中越來越多人不願意順服權柄。我們現正身處一個流行後現代主義及民主思想的社會裡。後現代主義,簡單來說,就是否定有絕對權威及真理。各人可以有不同的觀點及想法,沒有絕對標準的。民主,顧名思義,就是人民自己作主。總統、首相、議員,統統都是人民選出來的。他們的當權及下台是我們來決定。這兩種思維加起來,就演變成現在這個社會的趨勢及狀況——越來越多人藐視權威,特別是對在上有權柄的不服,甚至存對抗的態度。 … Continue reading

現今教會的危險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後2:3) 聖經預言在末世的日子,會有離道反教的事。離道反教(apostasy, falling away)原文的意思,就是偏離真理。它與不信有點分別。不信,是從來沒有信,從來沒有接受真理;但離道反教(或譯背道)是指有些人一開始是表示相信及願意跟從,但後來因著種種原因,就離開了純正的信仰。這些人是否得救,就要看他們離棄真道的程度。若離棄到一個地步,連獨一的神、三位一體、唯獨因信稱義、悔改離罪、認耶穌為主也不接受,這些人是不能得救的。不是他們失落了救恩,而是他們從來不是真信徒,從來沒有得救,只是後來一些試煉把他們的本相表明出來。我們不肯定這類的假信徒有多少,但我們可以肯定,這個不法的隱意及離道反教的精神越來越嚴重。弟兄姊妹,我們不要自欺,教會在末世會離道反教,不是時代論者幻想出來的東西,是聖經明明說的。不是「或許」有,不是「可能」有,而是「必有」。 … Continue reading

審判從神的家起首﹝下﹞

無可否認,現在教會最受影響就是新神學派及新正統派的侵襲。新神學派 (Modernism / Liberalism) 及新正統派 (Neo-orthodoxy) 雖然是有個「新」字,其實它們也不新了。新神學是在十九世紀中由歐洲 (特別是德國) 開始。他們發明「高等批判學」(Higher Criticism),目的是用人的角度去批判聖經的真確性。批判結果就是聖經中所有超自然的神蹟都不信,基督的神性、肉身復活及再來也不接受,只接受基督道德的教訓及榜樣。他們對屬靈及天上將來的事沒有興趣,只想人的力量去改革目前的社會,而聖經就是他們所利用的工具。當這股歪風吹向美國,保守的美國基督徒就聯合起來,合力對抗,並寫成一套經典巨著「基要派信仰」(The Fundamentals),免費派發給全美國的教會。沒有防禦及抵擋的歐洲國家,特別是德國,現在他們的大教堂都是十室九空的,平日只供遊人參觀,可見新神學的禍害是如何的深!新神學的道理在二十世紀初也曾傳到中國,但感謝神,興起了王明道等衞道辯士,竭力在文字及講道中抵擋,叫愛主的人得以提防。然而,跟據一些屬靈長輩所說,四五十年代大部分神學院都是新神學派的,可見新神學派的毒素影響中國教會也很深廣。因此,神就用逼迫來煉淨教會。

審判從神的家起首﹝上﹞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 有一次愛德華滋 (Jonathan Edwards) 在一位傳道人的安息聚會中講道。他引用猶太列王的歷史指出:當神將一位好王收去,而又沒有賜下另一位好王接續,這就是神對以色列人審判的時候。筆者很同意愛德華滋的看法。我們知道神有絕對主權,一切都是祂的安排。以色列人雖然悖逆,但憐憫的神還賜下好王如約沙法、希西家、約西亞等去治理他們,並用神的話去提醒他們悔改歸向耶和華。當他們肯悔改回轉,以色列國的政治及屬靈情況往往就會有好轉。舊約聖經也記載過這樣的事。然而,當那些好王離世後,他們繼位的兒子都不一定行他們父親所行的道。當他們偏離神的道,不聽神的吩咐,國家開始動盪及衰弱,這意味著神對以色列人的審判已經開始。 … Continue reading

「分別綿羊山羊比喻」的再思﹝二﹞

上一期筆者分享《馬太福音》二十五章「分別綿羊和山羊比喻的再思」,筆者發現一個叫自己「又驚又喜」的「新思想」。「驚」是因為這是我從未想過,也從未聽過的新發現,但我怕自己想錯了,變成「異端」,所以懇請主內各界學者不吝賜教,給我指正;「喜」是因為這個發現使我感到神的慈愛和恩典極大,惠及歷史上極多死了而未得救的人。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