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道路不由自己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裏的人聽。於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亞波利。從那裏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徒16:6-12) 當我們來看保羅是如何把福音帶到腓立比這個城市去的時候,就可以知道,每一個蒙主所召,事奉祂的人,主總要顯明祂的旨意,引導他們所行的路。先是聖靈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後是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再後就是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讓他們看見馬其頓的需要。至此,他們對於主的旨意就非常的清楚了:為何在這之前,聖靈要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事奉主,耶穌的靈卻仍然不許? … Continue reading

誰能承擔這榮耀的職事?

哥林多後書 3:1-12 , 3:18 – 4:2 我們豈是又舉薦自己麼?豈像別人用人的薦信給你們,或用你們的薦信給人麼?你們就是我們的薦信,寫在我們的心裏,被眾人所知道所念誦的。你們明顯是基督的信,藉著我們修成的。不是用墨寫的,乃是用永生神的靈寫的;不是寫在石版上,乃是寫在心版上。我們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才有這樣的信心。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甚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祂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 (ministers),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精意;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那用字刻在石頭上屬死的職事尚且有榮光(glory),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榮光 (glory),不能定睛看他的臉;這榮光 (glory) 原是漸漸退去的,何況那屬靈的職事 (ministry),豈不更有榮光 (glory)?若是定罪的職事有榮光 (glory),那稱義的職事 (ministry),榮光 (glory) 就越發大了。那從前有榮光 (glory) 的,因這極大的榮光 (glory) 就算不得有榮光 (glory) 了;若那廢掉的有榮光 (glory),這長存的就更有榮光 (glory)了。 … Continue reading

使徒的教訓

經文: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使徒行傳2:42)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 初期教會大大經歷主的同在,其中的一個秘訣是:「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可是,這樣美好的光景,在今天已經不再普遍,我們實在需要好好的來省察!來追求! … Continue reading

馬其頓的禱告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裏的人聽。」 (徒16:6-10) 禱告等候神的帶領,是一種高深的藝術,因為等候神的帶領,是沒有一條公式的。有人以為,「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裏作主」就是原則(西3:15),可是那祗是明白神旨意的其中一種方式,而且不是絕對的方式。又有人以為,禱告到神動就動,神不動我們就不動;那又是尋求神旨意的方式之一,也不是絕對的方式。尋求神引導的原則,就是沒有固定的原則,以為有固定原則的人,祗是對聖經的記載及研究不夠全面,領受也不夠清楚罷了。 … Continue reading

雷子的轉變

天主教以彼得為最大使徒、為第一任教皇、為耶穌基督在地上的「活代表」;許多基督徒和傳道人一想到十二使徒和初期教會,就以為彼得是最高領袖,因為《使徒行傳》記述的歷史也事事以彼得領先。主在最後晚餐預言彼得將要三次不認主之時,也對彼得說:「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意思是承認彼得在十二個門徒中「為首」,所以囑咐他堅固眾弟兄。然而彼得真的為首嗎?真的被神最重用嗎?筆者發現、從屬靈的角度來看,並不是這樣。只不過彼得愛爭論誰為大,主耶穌就讓他為大,要將他的軟弱浮現出來而已。我認為變得非常沉靜、更深入認識主的約翰,反而成了最被主重用的僕人,日後影響教會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