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2004年4月)

以下資料來自基要派浸信會「資訊服務部」(Fundamental Baptist Information Service, P.O. Box 610368, Port Huron, MI 8061-0368, [email protected]g)出版之「週五教會新聞」,由大衞卡奧特(David W. Cloud)任編輯:

1. 最近一套名叫「受難曲」(The Passion of Christ)的電影,風行全世界,打破任何票房紀錄。香港也開始流行了。許多教會牧者都紛紛鼓勵全教會會眾一起去觀看欣賞,推介說,這套電影內容「非常中肯,符合聖經」,詳細描述耶穌十二小時受難的過程。許多報導形容這套電影「過份暴力和血腥」,電影評級也將之列為「三級」,也有觀眾受不住刺激,心臟心暴發而身亡;猶太人也起來抗議,認為有「反猶太主義」之嫌,因為片中的描述,似乎認為羅馬巡撫彼拉多做得對,猶太人釘死耶穌才是歷史的罪魁禍首。到底這套電影是否值得欣賞,教會應否推薦信徒看呢?筆者沒有看過,也不打算去看。但有三個基督徒曾經看過,並且寫出他們的感受來,供大家參考:

第一個基督徒名叫Scott Gilbert,他的電郵是[email protected]。他看過這套電影之後,有如下的報導:「我初看這套電影,和許多人一樣,以為主角雖然是一位天主教徒,也是無傷大雅的,只要保持『客觀』的態度就是了,因為我有許多天主教朋友也因為這套電影大受感動。但是,當我觀看的時候,我也被其中的片段『烙印很深』。電影的配音很厲害地支配着我的情緒,叫我無法控制自己,而不能不在某些片段中哭泣起來。初時我以為能夠平衡自己的情緒和思潮,但我錯了,聖經勸我們要保守自己的心,勝過保守一切,我卻沒有遵守聖經的教訓。以前,我禱告,憑信心我可以向一位看不見的耶穌說話;但我看過這套電影之後,那位釋演耶穌的主角不斷在我腦海中出現,取代了主耶穌的位置,十分困擾我。我知道,許多人認為這套電影很合聖經真理,但是我告訴你,電影所描述的馬利亞,就是最不符合聖經真理的了。其中一次,馬利亞跪在一塊石地上,臉伏於地,而鏡頭卻立即顯示,在馬利亞所在的那塊石下面的石室內,耶穌被吊在鐵圈上,他正在望向天花板石層上面,好像仰望馬利亞給他屬靈支援一樣。如果說,主耶穌知道馬利亞在石層天花板上面,那是無可厚非;但是,形容馬利亞也知道耶穌在下面,又給與耶穌屬靈的支援,那就是過份抬舉馬利亞的能力和地位了。另一個場面顯示,當耶穌背着十字架走路時,因不支而跌倒.這時,鏡頭立即顯示耶穌回憶自己的童年,曾經跌倒在地上,他的母親馬利亞立即跑過來安慰他,扶持他。這分明是天主教徒導演故意刻劃馬利亞一生扶持耶穌,成為耶穌的力量,這一點嚴重地違背了聖經真理。

初時,我還以為這是一套好電影.及至看完回來之後,越想就越記憶起許多不合聖經真理的地方。所以我要勸大家不要看這套電影,以免你受影響,多夜失眠。」

第二位基督徒,名叫Mrs. Michael J. O’Donnell,他的電郵是:[email protected]。他有如下的見證:「我是一位基要浸信會的會友,不幸,我也看過這套電影,現在後悔不已。理由是:

1. 我在電影院裡,洽巧坐在一群天主教徒中間,聽到他們不斷稱讚這套電影每一個情節。這套電影一點也沒有提醒他們,天主教的信仰錯在那裡,反而堅固他們對天主教異端信仰的信念。

2. 導演把馬利亞描述為一個擁有特殊神聖能力,能知道萬事的女人。她知道耶穌在那裡受鞭打,特意跑到聖殿那處的石地上,臉伏於地,因為她能感受到耶穌就在下面石室中受苦。而且,片中任何人提及馬利亞,都稱她為”Mother”(加大草字母”M”)。而且影片又形容,只有她和耶穌兩位,能看見『撒但』的存在。

3. 當耶穌被人鞭打,受各種折磨之時,耶穌總是遙望馬利亞的眼,然後就好像得到力量一樣,繼續忍受下去。

4. 當耶穌對約翰和馬利亞說話,示意他們今後要彼此照顧之時,影片竟然將耶穌示意約翰看馬利亞的話,改為示意看耶穌;又將示意馬利亞看約翰的話,改為示意看耶穌,說:”Woman behold your Son(大草”S”指耶穌), Son behold your Mother(大草”M”,喻馬利亞為『聖母』)”但聖經的字句卻不是這樣.約翰福音記載說:「耶穌見母親和他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他母親說:『婦人,看你的兒子。』 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此那門徒就接他到自己家裏去了。」(約19:26-27)影片又在聖經以外,加多一段,形容馬利亞走到十字架下面,然後說:”flesh of my flesh, heart of my heart, please let me die with you.”(我肉中的肉,我心中的心,請你讓我與你同死吧!)這樣的表達,分明是天主教故意加上去,為要強化馬利亞有份於耶穌的受苦,和救贖工作,因而可以成為天主教所強調的「輔助救贖中保」。

5. 最後還有一點異端成份,我認為最該受咒詛的,因為這一點所教導的,就是天主教所強調,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未足以造成救贖恩典。因為片中的耶穌臨死時,說:”It is accomplished”。希臘文的用詞是”epiteleo”意思是”to fulfill further, perform, undergo, bring to pass, or do”(進一步實現、履行、經歷、發生、或做)。但英文King James Bible所說的卻是:”It is finishedA其希臘文是”teleo”,意思是”to end, complete, perfect, conclude, make an end”(完了、完成、完全、總結、使之完結)。所以,讀者可以看到,導演詭詐地將”finished”改為”accomplished”,為要支持天主教所相信的,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作的工,未能完全,還需要你藉着彌撒、聖禮……等工作來補足,才能得救。這是多麼陰險的手段.我求神饒恕我看這套電影的罪,並清除我腦海中,任何來自這套電影的影像。

6. 最後我還要加一句,影片最後的十五秒鐘,顯示釋演耶穌的Gibson從墳墓裡走出來的時候,竟然是全身赤裸的。這樣,觀眾就在腦海中留下一個裸體耶穌的影像,永遠不能磨滅。我認為這是一種褻瀆!!!

第三位基督徒是Santa Monica, CA 一間「聖經浸信會」的牧師,名叫Russ Boone,他的電郵地址是:[email protected]。他的見證如下:「昨晚我看過這套影片,它比我事前所想像的更糟。因為我所看到的,是一位非常軟弱的耶穌,和一位非常剛強有力的馬利亞。片中有一些片段所顯示的,叫你難以置信。

1. 就如彼得否認主之後,他離開那院子,跑到馬利亞、抹大拉的馬利亞、和約翰面前,他向馬利亞跪下,稱她為”Mother”,然後向他承認自己的罪。這時,馬利亞向他伸出手來,表示原諒他,他就走出去哭,說自己不配。

2. 影片又加插一段「鬼嬰孩」片段!猶太出賣耶穌之後,跑到耶路撒冷街道上,獨自坐在一塊石頭上。這時,影片顯示有兩個小孩子跑來問他,說:「沒有甚麼事吧?」猶大就叫他們走開.他們就開始譏笑猶大。這時,影片所顯示的那兩個小孩子,突然變成可憎的鬼臉。他們前來打他,咬他。其中一個還用牙齒撕開猶大手中的肉!這些都是聖經沒有的,為要進一步刺激起觀眾的情緒。

3. 至於主耶穌復活的片段,則只佔約一分鐘而已。而且影片明顯錯誤地形容,墳墓的石頭被挪開,為要讓耶穌可以走出來.好像在說,如果不是天使挪開那塊石頭,耶穌就無法走出來一樣。但聖經指出:「七日的頭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着所豫備的香料來到墳墓前,看見石頭已經從墳墓輥開了。他們就進去,只是不見主耶穌的身體。……忽然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放光。婦女們驚怕…….那兩個人就對他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路24:1-4)

4. 影片顯示墳墓裏面的情景,觀眾可以看見,耶穌的衣服還在石床上。影片又顯示,鏡頭從釋演耶穌的主角Jim Caviezel面部,一直移到他那有釘痕的手,然後又顯示他走出墳墓.當他走出去的時候,觀眾會嚇然見到主角的屁股!這樣,這部影片給你留下的印象,是一位裸體的耶穌。

5. 聖經中許多關於耶穌被釘十字架,彰顯耶穌能力的事蹟,影片都略過了。在客西馬尼園裡,當耶穌對前來捉拿他的兵丁說「我就是」之時,兵丁們卻沒有退後倒在地上。(參約18:6)影片雖然花了半小時的篇幅來形容耶穌走過「苦傷道」,卻沒有顯示他對耶路撒冷的婦女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路23:28)觀眾所得到的印象,就是如果沒有馬利亞在那裡鼓勵耶穌,耶穌很可能走不完那段路程一樣。

6. 我差一點忘記向大家指出,馬利亞喝耶穌的血,那一片段。當耶穌在十字架上流血受苦之時,馬利亞跑到主的腳下,吻他的腳。這時,影片顯示,耶穌的血流到馬利亞的頭上,又流進她的口裡,而馬利亞竟然用舌頭來餂盡自己面上耶穌的血。這一點使我想到,天主教想要借用這一點來宣傳,連馬利亞也支持「聖餐變質說」。

7. 影片中最可怕的一點,可能是邪惡的描述。影片形容一個「恐怖的撒但婦人」抱着一個嬰孩,站在那裡觀看耶穌釘十字架。導演似乎要借用這個婦人來刻劃那個著名的邪惡畫像──「麥當娜與嬰孩」,因為當那個嬰孩轉過頭來之時,竟然露出一個污鬼的臉面。

8. 還有一點要告訴大家的,影片形容馬利亞和抹大拉馬利亞跪在地上,用彼拉多妻子給與他們的一些布條來抹耶穌的血。影片確實盡了「血腥」的能事,要叫觀眾留下一個恐怖的印象。當我離開戲院的時候,我的心情是非常忿怒。我埋怨那些福音派的領袖們,為甚麼要鼓勵人們去看這套電影?為甚麼他們糊亂見證,說這套電影照足福音書所記載的來拍攝?難道他們沒有發現,上述許多片段都是不合聖經真理的嗎?難道他們沒有察覺到,這套影片是為推銷天主教信仰而拍攝的嗎?(資料來源David Cloud, Fundamental Baptist Information Service, P.O. Box 610368, Port Huron, MI 48061, 866-295-4143, [email protected]

2. 香港建道神學院學術副院長梁家麟博士,最近以學術為名,寫了好幾本轟動基督教界的書。其中一本與邢福增合著的《中國祭祖問題》,竟然贊成基督徒拜祭祖先,謂:「要是教會裡多數信徒受着過去的教導,而強烈反對祭祖,亦反對持香與跪拜,那我們就不要在其中掀起無謂的爭論,以免絆倒教會裡信心軟弱的人。但要是有基督徒面對着家庭重大壓力,要求他參與家族的祭祖活動,我會建議他找機會向家人澄清他對這個行為的意義詮釋,然後便作眾人以為美的事,以免絆倒家族中信心軟弱的人,而他自己也不應為作此行為而良心不安,彷彿做了甚麼不該的事。我們沒有一套標準方案,只有根據不同處境而作的,不同權宜性做法。」(p.204)

此外,根據《對再批鬥倪析聲平議》一書所提供的資料,梁家麟博士又接受了中國共產黨當年控告倪柝聲的資料,寫了一本書,名叫《倪柝聲榮辱升黜》,攻擊倪柝聲弟兄行淫,被教會停止他的事奉,被中國共產黨判刑,最後死於監獄中。筆者請讀者憑良心公平地判斷一下,倪柝聲弟兄有沒有可能行淫?根據共產黨控告倪柝聲的資料謂:倪柝聲早於1938年到英國與弟兄會交通時,買了九十三本色情刊物(據說,這些刊物後來都蓋了倪柝聲的印鑑),和一部電影攝錄機回來,為自己拍攝行淫的紀錄片,供自己欣賞。倪柝聲犯罪之後,竟然保存這些犯罪資料,直到1952年被捕下獄為止。而共產黨將他捸捕下獄之時,並沒有進行任何控告,直到1956才進行審訊,並判刑十五年。但到1967年刑滿之前時,官方逼他放棄信仰,他不肯,於是加判五年。至1972年釋放前,官方突然宣佈發現他在獄中「自殺」。但其家人從多方面證實,倪柝聲是被折磨至死的。

據我們所知,從1938-1952年間,倪柝聲不但被神大大使用,以致他的教會增長到一千個聚會點,會眾達三十萬之眾。倪柝聲又寫成許多極其感人的屬靈著作,不但影響整個中國,甚至有不少譯成英文,影響西方教會非常深遠。倪柝聲為了養活教會眾多同工,和同工的家人,只好承接父親遺留下來的生意,經營「上海生化藥廠」。結果為教會眾同工和長老所反對,停止他的事奉一段日子。最後,倪柝聲將「生化藥廠」全部奉獻給教會,以澄清許多控訴,教會也宣佈恢服他的全部事奉和領導.以後的日子,神還是同樣大大使用他,直至被捕下獄。

但倪柝聲有一個奇特的性情,就是被任何人指責,和指責任何罪名,都從不為自己伸辯,也不作聲、不解釋。所有認識倪柝聲的人,都證實這一點。因此,人們極少知道,教會為了何種原因而停止他的事奉。後來,倪柝聲與同工們,為逃避共黨而一同來到香港,只是他為愛護國內教會,獨自返回國內,與那裡的弟兄姊妹一同受苦,因此不幸被捕下獄。現在梁家麟博士,一口咬定他是因為犯了姦淫,才被教會停止事奉、才不作聲、才奉獻全部財產來贖罪。又指斥倪柝聲的同工們,知情而替倪柝聲隱暪真相。我們不禁要問,倪柝聲如果犯了如此大罪,為甚麼還保存自己犯罪的證據幾十年,而不將之毀滅?為甚麼他的妻子從來沒有這樣的指控?這段日子,神為甚麼還會大大使用倪柝聲?他所寫的書,怎麼會有這麼感人的信息,感動百萬計的聖徒和神的僕人?他的教會怎會有如此龐大的增長?中國共產黨在那些年間,作假見證陷害何止千百個神的僕人下獄,為甚麼梁家麟還要相信共產黨所提供的資料?……

因為梁家麟攻擊倪柝聲的著作,破壞力極大,敗壞許多信徒和教會之故,所以,陳終道牧師、於中旻牧師、倪柝聲的弟婦和友好、吳主光弟兄、和周子堅弟兄等人,就在事前沒有約定的狀態下,分別寫了一些文章,反駁梁家麟。《金燈台》的朱志偉牧師看了,遂將之搜集,加以編輯,出版成為《對再批鬥倪柝聲的平議》一書,要為倪柝聲的名譽平反。朱牧師又向筆者指出:從前建道神學院一百週年紀念,特意致送「榮譽博士學位」給陳終道牧師,承認他的著作達到公認的水準,今年二月間,陳牧師決定將博士學位和博士袍,一併送還建道神學院。並表示,從前接受博士學位,為要告訴眾教會,只要專心研讀聖經,也一樣可以得着公認的成就;現今陳牧師退還博士學位,卻是為要表示極之不滿,建道神學院竟然縱容梁家麟博士的學術研究,肆意破壞倪柝聲的名譽。

朱牧師又謂:《對再批鬥倪柝聲的平議》一書出版之前,朱志偉牧師先約見宣道會出版社的許朝英社長,建道神學院的院長張慕皚博士,禮貌地照會他們,並表示盼望建道神學院照倪柝聲弟兄家人所請求的,收回梁家麟所著攻擊倪柝聲的書。可惜,談判失敗,因為張慕皚院長認為這是學術研究,不便禁止。及後,朱志偉牧師託友人查出,張慕皚博士其實於二十年前,在美國德州一間美南浸信會神學院中攻讀博士學位之時,也曾寫搜集資料,寫論文攻擊倪柝聲弟兄(陳終道牧師證實張慕皚曾經向他借用過一些資料),並且由美國一間”CCL”出版社出版。當時,「聚會所」向CCL提出反對,指出「該書所搜集的資料不正確」,於是CCL出版社將該書全部收回。想不到,現在張院長支持梁家麟博士再出版攻擊倪柝聲的書。

喜樂福音堂的周子堅弟兄指出:梁家麟攻擊倪柝聲的作品,其實可以詮釋為「學術派與屬靈派(或基要派)之爭」。事有湊巧,筆者蒙神感動,最近寫成一本新書,取名《蒙召、受訓、傳道》(種籽出版社出版),書中除了詳述如何清楚蒙召、神用人的條件、神僕人應有的屬靈裝備、神不用某些人的因素、利未人的氣質、誰是屬靈領袖、聖經中的門徒訓練模式……等之外,更詳細分析普世神學教育越來越趨向「學術研究態度」,造成教會普遍靈性大倒退,和向各種異端思想開放,導致天主教帶動的「教會大合一運動」吞併了世上過半的教會,離開聖經真理。筆者推薦讀者閱讀上述這兩本書,好挽回神的眾教會和神學院,不致中了魔鬼的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