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人

「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19:18) 當北國亞哈作王的時候,以色列在道德及屬靈上正處於極度黑暗及混亂的光景中。亞哈王固然是任意妄為,惡名昭彰,而王后耶洗別更是帶動全國上下一同離棄真神,膜拜偶像。他們所拜的最少也有兩個偶像,包括巴力及亞舍拉。那時事奉偶像的先如人數一定不少,因為以利亞要求亞哈招聚那些先知上迦密山,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就能聚集了八百多人。相反,耶和華的先知的人數卻少得可憐,聖經只記載俄巴底隱藏了耶和華先知一百人。當然全國中耶和華先知可能不止這一百人,但其餘的先知應該不會太多了,因為似乎俄巴底已盡力保護所有耶和華的先知。無論如何,相比之下,巴力及亞舍拉的先知的人數、地位、勢力都比耶和華的先知高出很多。 … Continue reading

順服的道理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羅13:1)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太5:5) 聖經預言在末世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相信順服的道理必定是其中之一。在現今的社會中越來越多人不願意順服權柄。我們現正身處一個流行後現代主義及民主思想的社會裡。後現代主義,簡單來說,就是否定有絕對權威及真理。各人可以有不同的觀點及想法,沒有絕對標準的。民主,顧名思義,就是人民自己作主。總統、首相、議員,統統都是人民選出來的。他們的當權及下台是我們來決定。這兩種思維加起來,就演變成現在這個社會的趨勢及狀況——越來越多人藐視權威,特別是對在上有權柄的不服,甚至存對抗的態度。 … Continue reading

從〈啟示錄〉中稍看使徒約翰的生命表現

〈啟示錄〉一書的主角,自然是耶穌基督,因為這書乃是祂的啟示(1:1);書中所有的預言,其靈意也是為耶穌作見證的(19:10)。所以讀這書,若沒有看見基督,更多認識基督,路就走錯了。但另一面,這書既藉著主的老僕人約翰所寫,囑咐他把所看見的記下傳予基督的教會,就顯然在我們跟從主的路上,也有值得從使徒約翰身上學習的功課。

主啊,教我們禱告

耶穌在一個地方禱告;禱告完了,有個門徒對祂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像約翰教導他的門徒。」耶穌說:「你們禱告的時候,要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天天賜給我們。赦免我們的罪,因為我們也赦免凡虧欠我們的人。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路11:1-4) 在福音書裡記載主耶穌兩次教門徒禱告,第一次記載在馬太福音山上寶訓裡,在主耶穌傳道的頭一年。第二次是主傳道最後半年。這兩次教導的內容大致相同。為甚麼主耶穌有這第二次的教導?第一次教導是因主看見當時的宗教領袖及一般的猶太人的禱告,無論態度或內容,都是錯誤的(參太6:5-8);第二次是因門徒要求主教他們禱告(路11:1),所以主耶穌再次教導他們如何禱告。 … Continue reading

現今教會的危險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後2:3) 聖經預言在末世的日子,會有離道反教的事。離道反教(apostasy, falling away)原文的意思,就是偏離真理。它與不信有點分別。不信,是從來沒有信,從來沒有接受真理;但離道反教(或譯背道)是指有些人一開始是表示相信及願意跟從,但後來因著種種原因,就離開了純正的信仰。這些人是否得救,就要看他們離棄真道的程度。若離棄到一個地步,連獨一的神、三位一體、唯獨因信稱義、悔改離罪、認耶穌為主也不接受,這些人是不能得救的。不是他們失落了救恩,而是他們從來不是真信徒,從來沒有得救,只是後來一些試煉把他們的本相表明出來。我們不肯定這類的假信徒有多少,但我們可以肯定,這個不法的隱意及離道反教的精神越來越嚴重。弟兄姊妹,我們不要自欺,教會在末世會離道反教,不是時代論者幻想出來的東西,是聖經明明說的。不是「或許」有,不是「可能」有,而是「必有」。 … Continue reading